為何蘋果進軍汽車市場屢屢受挫?過於註重保密文化,對供應商太霸道

劃重點

1

騰訊科技訊 2月24日消息,長期以來,蘋果始終在尋求進入汽車行業,但其過於註重保密文化和對分包商的霸道做法似乎阻礙瞭其達成關鍵合作夥伴關系,使其雄心屢屢受挫。這些因素被視為蘋果與主要汽車制造商就其正在開發的自動駕駛電動汽車(EV)談判陷入暫停的原因。

癡迷於保密文化

許多前雇員稱,蘋果對保密的癡迷幾乎就像信仰邪教那樣。韓國現代汽車公司的子公司起亞始終在與iPhone設計師進行談判,各種報道稱,兩傢實體甚至一度接近達成協議。但現代汽車本月早些時候聲稱,它沒有討論共同開發蘋果所謂的“i-Car”。談判被認為已經破裂,因為蘋果顯然對潛在的制造交易涉嫌違反保密規定感到不適。

但日產首席執行官阿什萬蒂·古普塔(Ashwanti Gupta)最近的評論暗示,還有更多因素阻礙汽車制造商與這傢科技巨頭結盟。眾所周知,蘋果已經與日產接洽,但由於日產所稱的“品牌”問題,“簡短”談判最終以失敗告終。古普塔暗示,日產希望在任何潛在的新車開發中占據上風。不過,蘋果被認為希望設計、營銷和銷售未來的汽車,同時讓這傢汽車制造商為其組裝,但這顯然不是日產所希望的。

對待供應商太霸道

蘋果擁有強大的品牌影響力,這是由其復雜的設計和全球粉絲推動的。鑒於蘋果的影響力和行業地位,合作的公司都不敢冒犯它。盡管利潤率很低,但制造商還是要遵循蘋果的提議,因為進入該公司的供應鏈被認為是對先進技術的考驗。這種情況使這傢科技公司能夠提出單邊要求,而分包商已被迫同意。

一位業內消息人士稱:“蘋果以嚴格管理其品牌而聞名。除非代工廠商賺取豐厚的利潤率,否則在很多情況下,合作對他們都沒有太大好處。”

舉例來說,蘋果曾通知為iPhone OLED面板供應商三星顯示器公司(Samsung Display),將刪除合同中的特定條款。該條款規定,如果出現供應過剩的情況,蘋果將補償未售出的產品。三星顯示器拒絕置評。

另一位業內消息人士稱:“蘋果是個強硬的商業客戶,因為它對供應商的要求很高。”至於擁有蘋果手機銷售渠道的電信公司,蘋果始終堅持在讓SKT、KT和LG Uplus支付與iPhone電視廣告相關的費用,盡管每種廣告的末尾都會加上移動運營商的標志。

一名行業官員表示:“蘋果是唯一一傢要求電信公司承擔100%廣告費用的智能手機制造商。在其他情況下,費用由制造商和電信公司分攤。”蘋果還要求與其合作的移動運營商承擔維修故障手機的費用。

這種情況導致一傢反壟斷監管機構展開調查,蘋果承諾設立1000億韓元(約合9000萬美元)的基金,部分補貼客戶的維修費,並支持小企業的研發。移動運營商表示,這對廣告費用沒有任何影響,因為這傢科技巨頭沒有對此發表任何具體評論。該消息人士稱:“根據蘋果的銷售實力,在這類合約方面,蘋果占據絕對主導地位。”

有短板需找人合作

但與已經具備生產電動汽車能力的汽車制造商相比,蘋果開發未來汽車的條件似乎不那麼有利。考慮到他們所占據的市場份額,汽車制造商似乎對蘋果計劃推出的汽車並不擔心。媒體援引大眾首席執行官赫伯特·戴斯(Herbert Diess)的話說,鑒於汽車業務需要更長時間才能建立起來,大眾汽車集團“並不害怕蘋果”。

此外,考慮到汽車制造商和蘋果之間的任何預期交易最終可能導致前者隻會成為分包商,後者不會分享其技術或研發成果,汽車制造商似乎沒有令人信服的理由達成任何合作夥伴關系。現代將繼續專註於開發自傢品牌的電動汽車。現代獨創的E-GMP電動汽車平臺以及起亞的電動汽車供應鏈是其擁有的關鍵優勢。現代汽車的年產能為700萬輛。

蘋果之所以在全球智能手機市場站穩腳跟,是因為它建立瞭前所未有的生態系統。未來汽車領域的格局則不同,因為現有的汽車制造商在這方面擁有優勢。

觀察人士指出,蘋果需要與老牌汽車制造商合作,才能推出其設想的自動駕駛電動汽車。這是因為,盡管蘋果可能擁有軟件方面的關鍵技術,但它既沒有制造汽車的專業知識,也沒有制造汽車的供應鏈。後一個領域是汽車制造商的切入點,但考慮到有些主要汽車制造商已經經營瞭100多年的事實,它們似乎不太可能願意淪為僅僅組裝蘋果汽車的分包商。

基於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汽車市場爆炸性增長的預測,智能汽車將產生與智能手機相同的影響。與此同時,蘋果似乎陷入瞭一個兩難境地:既要考慮未來汽車的市場前景,又要保持其在任何合作夥伴中的主導地位。

日本汽車制造商左右為難

早在2014年末,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透露,蘋果正在日本建設首個技術中心。這立即引發瞭人們的猜測,即蘋果可能正在為其生產自動駕駛電動汽車的秘密項目尋找日本合作夥伴。因此,在蘋果暫停與韓國現代公司就汽車合作進行談判破裂後,市場關註的焦點就再次落在日本的八傢汽車制造商身上。

在過去兩周的財報中,幾乎每傢日本汽車制造商都被問及蘋果是否曾與其接洽,以參與其汽車業務。馬自達、斯巴魯、日產和本田的回應而不相同。蘋果在日本尋找合作夥伴似乎確有其事。不過,對於日本汽車制造商來說,與蘋果合作是一把雙刃劍。如果蘋果真與日本公司合作並成功進軍汽車領域,那麼在全球轉向零排放汽車的過程中,這格聯盟可能成為非常強大的力量。

然而另一方面,聯手生產蘋果品牌汽車可能會將日本汽車制造商淪為其代工廠商,許多憤怒的高管稱之為“蘋果的搬傢盒子”。在夏普和松下等公司將重點從消費產品轉向蘋果和特斯拉的零部件供應商後,日本的電子行業面臨著深刻反省。

蘋果始終對其汽車雄心保持沉默,目前尚不清楚它尋找潛在合作夥伴的具體條件。但從零部件供應商變成向富士康這樣的裝配商,將把日本制造業帶到一個全新的水平。研究公司歐睿信息咨詢公司(Euromonitor)的數據顯示,對占日本出口20%的汽車業來說,心理打擊將更大,因為汽車對日本經濟的貢獻甚至比德國汽車制造商還要大。

在某些方面,蘋果的興趣被視為對日本制造質量的認可,蘋果與日本900多傢供應商建立有合作關系。從這傢美國公司的角度來看,日本汽車業的碎片化很有吸引力,因為規模較小的公司將無法進行轉向電動汽車所需的巨額投資。甚至在電池動力汽車的競賽正式拉開帷幕之前,日本八傢汽車制造商加起來的市值還不到特斯拉(7500億美元)的一半。

目前,從斯巴魯、鈴木到馬自達等公司,都與行業領軍企業豐田汽車形成瞭資本聯盟,但這種松散的聯盟不會是生存的永久性解決方案。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有些公司可能會被蘋果的資本和品牌實力所吸引,這有可能有助於使電動汽車成為主流。不出所料,以汽車銷量計全球最大的汽車制造商豐田,在其財務報告中並未面臨任何有關蘋果的問題。

在全球范圍內,汽車制造商已經在與科技公司密切合作,如谷歌姊妹公司Waymo與捷豹、沃爾沃、雷諾以及日產合作。豐田還與亞馬遜支持的自動駕駛初創企業Aurora合作,後者最近收購瞭網約車巨頭Uber的自動駕駛部門。(騰訊科技審校/金鹿)